正文卷 第91章 番外终结(1/3)

推荐阅读: 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 穿越古代种田忙 快穿之养老攻略 恶毒女配她超有钱[穿书]林晚 帝后攻略:朕的皇后还太小

    新婚夫妇白天装陌生, 夜里住隔壁, 并且隔着一堵墙打电话互诉情意,这话说出来有人信吗?

    要不是身为主角, 林晚表示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。

    之前陆淮都是趁着月黑风高, 靠矫健身手如同黑影一晃, 迅速摸进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偏偏今天, 同楼层的孩子们不睡觉, 大半夜敞着门打游戏,一幅准备High到天亮的气势……难不成白天压抑得太狠,现在开始放飞自我?

    陆淮因为不能爬床而抑郁, 林晚用肩膀夹着手机,一边叠衣服一边调侃:“看你以后敢不敢摆臭脸色,这就叫做自作自受知道吗?不要伤心不要难过, 你已经是大人了, 是时候学会自己睡觉了!”

    幸灾乐祸的语气之下另有潜台词:谁让你放着祖国花朵不做,偏要做大人, 这也是自作自受的一部分, 你快乐吗陆先生?

    不快乐的陆先生哼了一声, 若有似无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大人了还哼哼,不怕被人笑哦。”

    陆先生:哼!

    这一声哼的真是清晰有力又大声。

    仅存的良心上线,林晚试着换角度安慰他:“也就一个晚上的而已嘛。多难得的机会, 这是你的自由时光!你可以快乐的打游戏看电影,也可以找兄弟们聊天喝酒。这么想的话,是不是突然觉得独守空床也不错?”

    “王者带妹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想死你就试试看?”

    “薛定谔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我们不谈自由。

    绞尽脑汁提出新的话题:“有没有喜欢的上海特产?海派西点怎么样?听说德大西菜社的各种派都还不错。苹果派柠檬派菠萝派你最喜欢什么派?”

    陆先生语气凉凉:“不吃零食。”

    行。

    你在闹脾气当然是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除了零食也行, 有没有别的想买的东西?衣服裤子手表和鞋?或者什么限定游戏手办之类的东西?玩具?”

    林晚印象里的男人,无非喜欢这几样东西来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你……”直白的两个字,暧昧地拉长尾音。中间仿佛藏着无数秘密,再慢悠悠地添上四个字,“来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钻进耳朵里,林晚心跳加快,却也忍着笑:“这口气这台词,特别像油腻导演试图潜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林小姐愿意接受么?”

    陆淮的反应速度一如既往的快,值得夸奖。

    衣服叠得差不多了,林晚把它们塞进行李箱,顺口拒绝:“不好意思不接受的亲,我已经结婚有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在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在,等下就回来了,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晚煞有介事地警惕着,犹如忠贞不渝的妻子般立下誓言:“我是不会背叛我老公的,你死了那条心吧!!”

    演得超像台词超棒,为自己点个赞!

    对方却语气轻松:“林小姐你误会了,我没有要你背叛你老公的意思,只是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觉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趁他不在,绿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晚:??

    “你认真的吗??”

    陆淮:“认真的,我绿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绿自己可还行?

    林晚差点笑死,又被催促:“快来。”

    外头间或传来两声打闹声,想必孩子们玩在兴头。林晚再次拒绝:“今天不偷情,下次吧陆导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都说了不行。好不容易坚持到今天,不能功亏一篑。我们必须公私分明到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阳台上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陆淮还说了一句‘开门’。

    不是吧??!

    撒腿冲到客厅里,隔着一层玻璃,果真看见陆淮站在清冷的月光下,悠哉悠哉地朝她摇摇手掌。

    林晚拧开安全锁,连忙把人拽进来。自己趴在阳台边缘往下一看,扭头便气得直打人:“你想死了吧陆淮?二十八层楼都敢翻?摔个半身不遂脑浆迸裂好不好玩?都说了就一个晚上,你是小孩吗?不让走正门就要偷偷爬阳台?人家楼下吼一声,你手软走神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淮任由她打着,甚至摊开手心默默挨打,听到这里,好像认真想了一下,忽然问:“那我爬回去?”

    还爬??

    “爬你个头!”

    林晚拽着他的胳膊进门,而后把高个子的陆淮推到沙发里,自己叉腰继续生气:“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?听了几句?都说翻阳台危险,你还想翻回去?我的话是耳旁风吗??耳朵不需要的话,麻烦你捐给伤残人士ok?”

    陆淮就这么看着听着,又说:“我走正门出去?”

    林晚没好气地瞪他:“你就仗着我心软好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走正门出去,翻阳台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这满脑子满肚子坏主意的老男人,成天玩得一套以退为进。同样的坑摔多了,傻子都摸清楚套路了好吗?

    陆淮伸手拉她,被甩开,又拉,又甩开,直到第三次才得逞,把林晚拉进怀里。两个人一同跌坐在狭窄的单人沙发中,他从背后抱她,沉声问:“出差几天?”

    林晚不想理他的。突然又发现,原来他不是因为今天晚上进不了门,而是因为接下来几天都见不到面,所以宁愿承担翻阳台的危险。

    颇有点偶像剧里,冒着狂风暴雨去见心爱的人,那种老土又深情的意味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起来,他们之间最长久的分离,不过是巴黎时装周,以及分手的那几天。之后无论多忙碌,至少晚上会碰面的。陆淮粘人不是一天两天,连看过新婚日记的观众都印象深刻,林晚又怎么会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五天左右。”

    只好叹气:“你给我好好拍戏,别乱来。事先说明,今天晚上暂时放过你,以后再玩这种突然出现的戏码,我不但不感动,而且还要赶你出去。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正在盘算装病两天的陆淮:……

    “和谁去?”转移话题永远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张助理和季助理呗。”

    左膀右臂不可缺少,林晚觉得她的大壁江山,全靠两位英明神武的助理撑着。不过这次的时装秀,对季助理而言意义重大,以至于她都为他感到忐忑:“说真的,要是市场评价太差,我怕季楠之又要辞职。而且这次可能要彻底放下服装设计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真的很适合干这行,顶多有点手生。再厉害的人物,离开专业这么多年,难免找不到感觉或者走向偏差嘛。他会前途无量的,只要他现在别对自己太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林晚偏头:“你怎么知道他不会?”

    陆淮巴不得林晚把季楠之曾经喜欢过她,这件事忘到天边去。情敌之间最有默契什么的,说是不可能说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淮低下头,额头和鼻尖都触碰着她,炙热的气息相互缠绕。气氛有点微微妙妙的转变,反正林晚是永远搞不懂,为什么他们总是对视对视着,稀里糊涂亲起来。

    水晶吊灯粒粒分明,折射着璀璨的光。林晚迷迷糊糊,单手挡住一半的视线,犹在嘀咕:“不是在聊季助理么?怎么……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!”

    忽然被咬。

    “咋还咬人?”

    林晚捂着脆弱的脖颈,浅色的双眼折射着细碎的光。嫩色的唇瓣依稀蒙着一层水润,开开合合地抱怨:“你上辈子是吸血鬼,还是什么爱咬人的动物?还好我们家有钱,不然肚子饿狠了,我都怕半夜被你吃得肢体不全。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打个商量,下口之前能不能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让我有点心理准备?”

    碎发落下来,来来去去的微晃,陆淮的眉眼晦涩不轻。又是轻轻的,不满且幼稚的哼一下,语气充满威胁:“没完没了的季楠之,听着烦。”

    “烦了就咬我?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陆淮俯身,漫不经心地舔一下深红色的牙印,“留个记号,免得有人不死心,趁我不在偷偷绿我。”

    林晚:您有事吗?

    不要这么有被绿妄想症好吗?又不是唐僧肉,有夫之妇有什么好惦记的?

    “你说季助理?”

    “包括张助理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直想说,张助理是大众性取向,喜欢男人来着。你到底为什么老把她当成假想敌之一??”

    陆淮想了想:“可能是因为她帅。”

    林晚:???

    “你这个说法更加危险好吗?!!”

    我的老公在我面前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,转头又夸别的女人很帅,这是真实存在的欠揍吗??

    远方正在收拾行李的张助理,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交织着恶意袭击她。揉揉鼻尖,她掐住右手,拇指与食指之间的虎口,成功克制想打喷嚏的运动。继续收拾老年养生保养品大全。

    真实存在的完美助理,永远不会随便打喷嚏。

    即使在自己家也是一样!

    *

    秀场当天,观众很多。

    露面的明星不在少数,陈宁安更是穿着yuyu牌下的‘仙女绝杀裙’华丽登场。毒舌天后在线艳压全场,对着镜头妖娆地丢出一个飞吻,立即被粉丝封为名画面。

    杂志名流不用提,光是行业内颇有名气的设计师与服装搭配师,来访数量远超往年的记录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接踵摩肩,鲜花美女相伴相称。闪光灯无处不在,放眼望去犹如一场盛大豪华的梦境。

    如此热闹的场面,不仅意味yuyu名气剧增,也为即将上演的时装秀,添上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林晚在人群里走了一圈,礼貌微笑到脸僵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耀眼的灯光全灭,周遭点起幽幽如烛火的小灯。

    林晚单手提着裙摆,边走边说:“我觉得我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张助理低头,看一眼自己被紧紧捏住的小臂,非常正直地进行校正:“应该不止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我承认。”

    林晚连忙松开手,尴尬地挠挠脸颊:“之前在巴黎时装周都不带这么紧张的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感觉有一口气堵在胸口,快把我憋死了。”

    你在巴黎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纯粹是迟钝,直到临上台时才想起紧张这回事吧。

    机灵的张助理当然不会把实话说出口,敷衍的话语信手拈来:“也许是因为在自家门口办秀,反而更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竟然毫不犹豫地相信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错就是这样,张助理你实在是太聪明了!”

    面对林晚半崇拜的眼神,张助理陷入沉思:究竟是她聪明,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还好今天的主角不是我,不然压力大到暴。”林晚弯腰钻入后台,“不过我还是很相信季助理的。不管我们紧不紧张,反正季助理不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抬头,望见一个正在咕噜噜喝水的季助理。

    旁边的助手焦急不已,“季助理,你已经喝了两瓶矿泉水了,别再喝了!!”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微微凌乱的发型,领带松散开,白衬衫顶端万年紧闭的纽扣,这时候竟然也是开着的。成熟的喉结上下滚动,季楠之不经意望见来人,差点被水呛死。

    “很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张助理面无表情地道破可怕的真相,场面一时十分尴尬!

    收到冰冷目光的助手转过身,假装无事发生地离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剩下三个人,不管怎么看,两位冰山助理都不具备圆场能力。林晚舔唇,老实充当和事佬,压着嗓子深沉道:“紧张是人之常情,紧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顶多证明……你是正常人类没错。”

    严肃脸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受到安慰的季助理:……

    场子更冷了,林晚向队友张助理发出求救。

    张助理想了想:“不用担心,这次时装秀失败代表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晚点头:“对对。”

    张助理:“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。”

    林晚疯狂点头:“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张助理:“即使秀场失败,即使无路可走,至少你还拥有出色的脸和身材。以当今社会对外貌的重视度,靠着它们你照样会获得成功。”

    林晚惯性点头,点到一半发现不对劲:“……?”

    季助理面无表情:“……这算安慰?”

    张助理又想了想,“理智分析情况,暗示你不要盲目悲观。”

    季助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场子好像救不回来了,林晚绝望捧心,有气无力地戳戳张助理:“张助理,快帮季助理整理一下领带和领口,避免他出色的脸蛋和身材被埋没。”

    往好处想,就算不喜欢

第(1/3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本文网址正文卷 第91章 番外终结:https://www.23dxs.com/book/7155/9739958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23dxs.com/book/7155/9739958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